影舟

大漠孤烟直不直

【韩叶】Secret

*第一人称第三视角注意

*这次用英文标题显得我比较有文化

*希望大家都能有勇气去爱


01

因为持续的睡眠障碍,我向店长提出了值夜班的请求。

毕竟比起一个人窝在家里看深夜的电视购物节目或者反复播放的无聊纪录片,“工作”这个词还是能让我感觉稍微好那么一点——虽然我的工作也只是在便利店当收银员而已。

 

周一,时间已经过了零点,四月的夜晚仍有凉意。从左手边的落地窗往外看,能看到街灯下不时随风摆动的柳枝。就在我打算往关东煮的格子里加点汤的时候,门上悬挂的鸡(或鸭子)玩偶就发出了“欢迎光临”的声音。

今天的第一波客人是两个男人,我有些失望的想。

 

走在前面的男人穿着一身运动装,脸上没什么表情,直冲着冰柜的方向大步走过去。所谓的有威严大概说的就是这种人——我看了一眼零钱抽屉,果然在移动支付流行的现在,连店里的零钱储存量都变少了。走在后面那个人的表情比起前一位倒是和缓了许多,他缩着的脖子在进来一会儿之后终于伸展开来,然后开始在货架之间溜达,做出一些敲敲泡面桶之类的无意义举动。

 

“喝矿泉水?”穿运动装的男人的低沉声音从冰柜那边传来。

“行啊,都无所谓。”另一个人随便回答了一句,然后抬头看着我身后架子上摆着的烟,露出一脸复杂的表情。“吸烟有害健康,”我机械地开口说道,“您要哪种?”

穿运动服的男人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拿着两瓶矿泉水来到收银台前,他略皱着眉对我摆摆手,只转头看了另外一个人一眼,那个人就赶紧移开视线正义凛然的说:“小哥,给我拿两盒喉糖,谢谢啊。”

 

喉糖和矿泉水摆在一起,再旁边是避孕套。

 

我几乎是条件反射的抬起头来看了两个男人一眼,然后又因为职业道德而低下头把商品一件件装进袋子里。我并不是没见过深夜来买这些东西的男人,只是这两人一个满脸正直坚毅,一个略带狐狸样的眯眼微笑,怎么看都和以往的顾客有点不一样。

等他们走出店门之后我才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那两个人之间的氛围分明就是情人之间独有的氛围,而且是一点违和感都没有的,仿佛他们天生就该是情人一样的氛围。

 

现在的客人真是太厉害了。

 

02

早上七点零五分,我的同事才慢吞吞地从后门走进来。店里的规定明明是七点换班,但是这个人好像每天不迟到就不高兴似的,一定要晚那么几分钟才能弓着背走进更衣室;他在不紧不慢的换工作服的时候,甚至还要用手机听听早间新闻。

“起不来的话你换夜班不就好了?”我靠在更衣室的门口看着他缓慢地把手从袖口伸出来。“你不懂,”同事哭丧着脸,“我也是想早起的,但每天晚上的游戏实在是停不下来,我队友他们……”他说到一半突然停下话头转过身聚精会神地看着他的手机屏幕,手机里女主持人的声音传过来:

“这是他退役之后第一次公开露面……记者在比赛现场采访到了韩文清,他表示……和以前其实没什么不同,而现在更是所有人都全力以赴……”

 

退役?是体育明星吗?

我忍不住走过去,正好看到一个男人的脸出现在同事的手机屏幕上。

……等等,这是怎么回事?

 

我大脑放空的直到那条新闻结束,同事突然就像打了鸡血一样飞快的穿好衣服戴上帽子,走出更衣室的时候还一脸得意地嚷嚷道:“你不知道吧?那是韩文清,前职业电竞选手,在我们的这个世界里简直是……简直是……”

词汇量稀少的同事并没有简直出个所以然来。

 

真的会有这种巧合吗?我自顾自地反复回想凌晨来店的那一对客人的脸;那个穿运动服的男人分明就是韩文清本人。沉浸在第一次遇到名人的震惊中的我下意识跟着同事走出更衣室,同事奇怪地打量了我一眼:“你不换衣服下班吗?”

“那个韩文清……结婚了吗?”我迟疑着问道。

同事这次整个人都转过来看着我,张着嘴半天之后才说:“没有,他一直都是单身,而且还零绯闻。”他又重重叹了口气,“所以说,电子竞技没有爱情……”

 

我维持着平淡的表情点了点头。

——感觉自己目睹了不得了的事情。

 

03

又是一个周一,时间,我看了看挂钟,凌晨两点三十分。

持续一周的高温让各种花草意识到现在已经是春天,樱花在这一周内由花蕾渐渐变得盛放,赏樱的人不知疲倦似的抚摸着樱花树枝,让花瓣飘摇着落在他们自己的脑袋上。

 

在我把白天同事摆放的杂志重新摆过一遍,好让它们不显得那么乱糟糟的时候,有客人来了。

“欢迎光临。”我跟着那只鸭子或是鸡的玩偶喊了一声。

“小哥,又是你?”是上次跟韩文清一起来的男人。果然,这次是韩文清跟在他后面不远的地方。“……所以我当时说半夜出来散步只是说着玩的,没真让你把我拖出来。”那男人跟我打完招呼之后很快地转过身对韩文清抱怨,韩文清的眉间似乎带上一点笑意:“半夜出来挺好的,再说你也该锻炼锻炼了。”

 

散步?

赏樱吗?

 

我心里暗暗对自己呸了一声——那是热恋中的人才会做的事。而这两个人,他们看起来并不像是耽于爱情的人,更像是……

“老韩你看这个,我以前经常吃,没想到现在还有卖的。”男人的声音从货架之间传来,他的动作被货架挡住,我想他大概正指着一桶泡面。韩文清走过来站在他身边,低沉道:“现在还是会有住在网吧的人买吧。”

男人笑起来,店里的顶灯打在他头发上。我看见他和韩文清的手臂紧贴在一起,两个人没再多说什么,静谧的空气里只剩下关东煮咕噜咕噜的声音。那不是热恋,我想,那几乎是一种亲人之间的,无意识的亲密。

 

只是站在一起,不说话也好,不对视也好,仍旧怎么都不会让人觉得有距离。

 

他们离开以后,我才意识到自己刚刚做出了一直盯着客人看的无礼举动。像他们那样的人即使在热恋时期大概也不会像常人一样你侬我侬每天黏在一起,也许他们只是身处同一空间之中,时不时交换一个眼神。

 

暗地里的,不为外人所知的,隐秘的,强烈的……

 

04

“我以前是霸图粉丝。”同事深沉地对我说。

我没兴趣,不如说我对什么都不怎么有兴趣,所以我只是沉默地摘了帽子打算回家度过我无聊的休息时间,全心全意地等待着晚上十一点钟——那是我再次上班的时间。

“我还以为你对这些感兴趣呢,不过毕竟你连叶神都不知道,我还是不指望你什么了。”同事又开始摆弄杂志,他没有把每一本杂志的中心线对齐,这行为就像在我的眼睛里直接撒沙子一样。“谁是叶神?”我心不在焉地问他。“叶修啊!韩文清的老对手,”他眼睛一下子亮了,“直到他退役以后网上关于他的照片才多起来,你看!”

我只好不情愿地接过同事的手机。

 

“……怎么样?还有这个,是当时的新闻,他们俩真的是太难得了,你说是吧?”

“……”

“嗯,真是一对好对手。”

我听见自己的声音这么说。

 

“说起来,帮我个忙,明天跟我换班呗?”同事的话题已经迅速转换了,“我跟店长说过了,明天我要去学校拍毕业照。”我下意识地点点头,然后又连忙摇头:“不行,明天是周一,我得上夜班。”

同事小声嘟囔着为什么周一一定要上夜班啊你这人真是奇怪之类的话,倒是没有再坚持跟我换班了。

 

周一,我走在回家路上的时候想着,那两个人大概还会来吧?

韩文清,还有叶修。

周一凌晨的约会?在便利店?

 

虽然这么说很恶心,但这是这些天来最让我感到有活着的实感的一件事。在工作的时候观察客人,想象着他们白天到底是什么样子,甚至帮他们保守秘密。我躲在自己阴暗的小房间里边抽烟边在网页上搜索叶修和韩文清的名字,他们的十年闯进我的眼睛里。

 

那时候的他们是不是也曾经痛苦纠结,是不是也曾经看不见前路?

这个秘密又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为什么他们有这样的勇气?

现在是第几个十年?

 

我觉得我自己应该震惊于他们高超的保守秘密的手段,那两个人在世人面前滴水不漏地藏匿感情的同时还能一路向着自己既定的目标走下去,真是……

现在的客人真厉害。

 

05

樱花谢了之后,地上留下的花瓣在夜晚的灯光照射下看起来很像是雪。这真是奇妙,我胡思乱想着,这是春天的温度,冬天的风景。

叶修和韩文清像往常的周一一样在凌晨三点左右来店,幸好,站在收银台旁边的人也和往常一样。叶修头发上挂着一点亮闪闪的水珠,韩文清跟在他身后,视线越过两人之间的一段空气,停留在他的发丝上。

结账的时候叶修看了我一眼,脸上还是一副懒洋洋的表情。“一共28块5。”我垂下头说。“一直看我们来着吧?”叶修的声音传来,我手上的动作立刻僵住,几乎是下意识的就感受到了韩文清从一边扫过来的视线。

 

“你认出我们来了,”韩文清低沉地说,“但是这几个周什么事都没发生。”“对不起,”我艰难地从喉咙里挤出一点声音,“我没有跟任何人说你们的事。”叶修拿出硬币放在柜台上笑道:“行了老韩你快别吓这小哥了,家里不还炖着牛肉嘛!”

韩文清一手拿过装好东西的购物袋,只是冲我点了点头。

 

店门关上的声音让我回过神来,从左手边的窗户往外看,我看到叶修和韩文清一前一后走在街灯下,他们脚下的樱花瓣被风吹起来,星星点点的白色缠绕在他们脚踝。

 

06

这是一个秘密

是我生活中的一点涟漪。


End.


评论 ( 5 )
热度 ( 81 )

© 影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