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舟

大漠孤烟直不直

【主奥尤】尤里·普利赛提生贺相声专场

  • 祝小毛生日快乐!

  • 放飞自我的玩意儿

  • 大家看了乐一乐就好


《尤里·普利赛提生贺相声专场》


(掌声)(掌声)(喝彩声)

尤里:客人来的很多。

 

奥塔别克:是。

 

尤里:谢谢大家给我一个人的掌声。

 

奥塔别克:今天是你的生日,自然都是给你一个人的。

 

尤里:你们肯定认识我,我是冰上的猛虎尤里·普利赛提。今天我来给各位讲段子,你们不笑就别想回家!

 

奥塔别克:您先别急着开始呀,还没介绍我呢。

 

尤里:这位是哈萨克妖精奥塔别克·阿尔京。

 

奥塔别克:哈萨克什么?

 

尤里:哈萨克英雄。

 

奥塔别克:您何必呢。

 

尤里:对不住各位,这家伙的外号可不敢搞错,不然他一会儿在后台得跟我打起来。

 

奥塔别克:我舍不得打你,顶多……

 

尤里:行了!刚才说到后台,我就跟各位说说我们滑冰社后台歪风邪气的那点事。

 

奥塔别克:还有这种事?

 

尤里:大家知道,相声演员一般都是男的。

 

奥塔别克:也有女的。

 

尤里:在我们后台,就数维克托那老头子和他家猪排饭最能折腾。

 

奥塔别克:尼老师和胜老师。

 

尤里:谁是尼老师和胜老师?我说你能不能把同僚的名字给记住了?

 

奥塔别克:我记你就够了。

 

尤里:接着说尼……维克托和猪排饭。这俩人天天在后台搞些没羞没臊的事情,我看见就觉得烦。

 

奥塔别克:那两个老师怎么没羞没臊了?

 

尤里:你知不知道维克托绝活是什么?

 

奥塔别克:四周跳?

 

尤里:串哪去了你。他绝活是用贯口表白!那词儿真是,猪排饭也不嫌恶心。

 

奥塔别克:表白形式很新颖。

 

尤里:你还夸他?反正我受不了这种表白形式。再说猪排饭,听说他每天晚上都叫维克托去他房间研究段子!

 

奥塔别克:那你喜欢什么表白形式?

 

尤里:你是不是不想站在那台子里边儿了?这接的是哪茬话?

 

奥塔别克:我喜欢直接一点的表白形式。比如说“在一块儿吗,要还是不要?”

 

尤里:你快闭嘴吧!继续说后台。先不管现在的名声大小,我们后台相声天赋最高的是季光虹。

 

奥塔别克:不意外。

 

尤里:天赋最低的是雷奥。

 

奥塔别克:这我还真不知道。

 

尤里:他们俩也经常一块儿研究段子,有时候我看季光虹的脸都研究红了,肯定是雷奥进步太快让他脸上挂不住。

 

奥塔别克:哎,我不这么觉得。

 

尤里:不管你怎么觉得反正我这么觉得。你干嘛呢?

 

奥塔别克:玩手机。

 

尤里:台上玩手机像话吗?我看你们这些家伙都被披集给带坏了。

 

奥塔别克:相声演员也应该走向现代化。

 

尤里:你说的对,我早就看咱穿的这长袍不顺眼了,什么时候说相声的也能穿豹纹啊。

 

奥塔别克:我下台给你买。

 

尤里:待会儿再说。刚才我说到披集,我和那家伙不太熟,就知道他老是在后台玩手机。

 

奥塔别克:披老师粉丝多着呢,我也关注他了。

 

尤里:你为什么关注他?不是说好就关注我一个人的吗?

 

奥塔别克:他发的照片里面有你。

 

尤里:快别找补了。话说我们后台还有俩奇人,一个把衣服领子剪了说是露香肩一个长袍特地买小一号为了显屁股翘。

 

奥塔别克:这俩谁呀?

 

尤里:波波维奇和克里斯呗。

 

奥塔别克:我觉得台下很多观众应该没见过他俩。

 

尤里:没错,因为他俩都呆在午夜场,今天来的观众看着都不像老司机。

 

奥塔别克:在午夜场倾洒炽热的感情。

 

尤里:别恶心我。还有谁没说呢?

 

奥塔别克:李老师。

 

尤里:我操,你看李承吉像个说相声的吗?他是咱们后台专门负责写段子的。

 

奥塔别克:他写的段子都有哪几出?

 

尤里:《冰上妖精历险记》、《假酒害人》、《爱即eros》。

 

奥塔别克:大家别听他胡诌,最后一个是尼老师写的。

 

尤里:对,是我记错了。

 

奥塔别克:“冰上妖精”说的是您?

 

尤里:不是我,我是冰上猛虎。

 

奥塔别克:诶。

 

尤里:别光说一个字儿!

 

奥塔别克:说说咱俩。

 

尤里:咱俩在后台?咱俩没什么歪风邪气啊!

 

奥塔别克:对,咱俩谈的是社会主义恋爱。

 

尤里:谁和你谈恋爱!

 

奥塔别克:刚才上台之前你还躺我腿上……

 

尤里:你哪来那么多话!

 

奥塔别克:这不说相声呢么。

 

尤里:咱时间也差不多了,别胡闹。

 

奥塔别克:生日快乐,尤里。……你怎么脸红了?

 

尤里:还不是因为你相声进步太快我脸上挂不住!


评论 ( 6 )
热度 ( 40 )

© 影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