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舟

大漠孤烟直不直

【韩叶】岛

*本意是想写校园故事的

*好像还是偏题了

*高考报志愿的朋友们加油哦



01

海风吹拂,非但没有为初夏的炎热带来一丝清凉,反而还让人们本就汗湿的衣服变得更加潮湿了。时间正是晌午时分,整座海岛上的绿植都在不情愿地蒸腾着热气,灼热的沙粒上方的空气像有生命一样暗暗流动。

 

韩文清把一箱可乐从货车上搬下来,放到自家酒楼大堂的角落里。空气中的热度让他紧皱着眉头,整理货物的动作也带了点暴躁。

“中午在店里吃饭吗?”韩妈妈的声音穿过整个大堂,像用一把钝刀划过粘稠的某种液体,最后含混的传入韩文清的耳朵里。

“不吃了,”韩文清干脆地回答,“下午上课早。”

 

韩妈妈的声音于是就再也没传过来,酒楼里人声鼎沸,同时也似乎突然变得寂静无声。

 

海岛上的居民大多以出海捕鱼或者开海鲜酒店为生。旅游业的发展让岛上的陌生面孔不断出现又消失,让人觉得这座岛也许被某些人当作一个,某种意义上的,中转站。

整座岛上只有一所高中,三个年级,每个年级一个班。韩文清在这所高中读高三,在帮家里酒楼干活的同时还保持着优秀的成绩。他的生活可以用规律来形容,每天无非就是家,酒楼,还有学校——准时准点,从无意外。

 

阳光从头顶直射下来,照到脚下的沙土路上,然后被沙土路中掩埋这的细小玻璃片反射出一片耀眼的光亮。韩文清本以为自己的生活可以像这天气一样一直无风无浪的进行下去,他有些焦躁的想着,直到遇见那个人为止。

 

那个外来的转学生,叶修。

韩文清少年不太成熟地咬着牙,恨恨地想着那个最近令自己烦恼的源泉。

 

02

班主任(兼任数学和语文老师)扫视一眼自己昏昏欲睡的学生们,不意外地发现某个座位上又是空的。“班长,”他叫韩文清,“去把叶修找回来。”

刚从酒楼走路到学校的韩文清脸色又黑了一个度,在同学们受到惊吓的表情中站起来,迈开大步走出去。

 

他回想起叶修转来的第一天。那一天,叶修也只是和班里同学打了个照面,到下午就翘课了。最初只是想关心一下新同学的韩文清不知道为什么后来到处去找叶修的工作就落到了自己头上,他唯一知道的一点就是自己和那小子本性不合,硬把他们扯在一起的话,不是他韩文清被叶修说的话气死,就是叶修被他自己的拳头揍飞。

 

岛上有不少住户,但相比之下还是平日无人的区域更多。韩文清慢慢走到一片沙滩,在靠近海边的地方有一座瞭望台。虽然韩文清和叶修平时关系不好是事实,但在整个班级里,他们互为和对方打交道最多的人——出乎意料的——也是事实。韩文清身为班长却也只是习惯于公事公办,天生带着几分严肃的长相和本就不擅长言辞让他和班里同学没有什么密切的接触;而叶修就更不用说,他几乎都不怎么出现在教室里。

 

只有在韩文清把叶修从各种地方找到的时候,他们才会说上一天之中最多的话。

 

就好像,新的一天是从这一刻开始的一样。

 

“叶修!”韩文清仰起头看着站在瞭望台上的人,“给我下来,然后回教室!”他的声音被海风吹的有些支离破碎,叶修便低头看看他,笑嘻嘻的回道:“老韩同学干嘛这么认真啊?你也上来吹吹风嘛!”

 

说实话,韩文清最看不惯的就是叶修这种“不认真”的态度。好像什么都不在乎一样,总是嬉皮笑脸的,还爱兜着圈子达到自己的目的。而且虽说这人天天翘课,但他的成绩却和韩文清本人差不多——有时候甚至比韩文清还要好。

 

不知不觉间,韩文清已经顺着梯子爬上了瞭望台,走到了叶修的面前。他怒视着对方的头顶,一层薄汗顺着叶修的额发渗出来,海风里夹杂着的潮湿气息让他的睫毛变得湿漉漉的。

“看看这上面的风景,是不是不一样?”叶修学着导游的语气说,说完自己先笑起来。韩文清把自己滑到对方被风吹起的衣摆上的目光收回来,下意识地顺着叶修手指的方向看去。

 

刚过中午的海面闪着无数波光,远处群山的轮廓像画中描绘的那般秀丽。

 

“……”

“真亏爬梯子没摔死你。”韩文清板着脸说。

 

03

后来韩文清回想起来觉得,一切大概就是从那一天开始发生的转变。那个人占据了他整个少年时期迟来的烦恼,大概也是从那一天开始为他自己所清晰的意识到。

 

叶修少见的不翘课的时候,会趴在桌上睡觉。睡醒了就翻两页书,把草稿纸撕下一角团成团,趁老师不注意的时候拿纸团扔韩文清。韩文清从来都是无视他——难得不用出门找叶修,学习时间是如此的宝贵。

 

后来叶修大概也觉得没趣,也就不再搞小动作找韩文清的麻烦了。韩文清翻开数学练习册,写两笔,就听见叶修前座的女生情绪高涨地问叶修借笔记的声音。

他会做笔记?韩文清心里嗤笑。

再写两笔,又看见卫生委员拿着拖把开始拖地,拖把蹭到叶修的鞋子,他微笑着说没事没事。

……

 

到了下午,叶修的位置理所当然的空出来的时候,韩文清竟然觉得自己松了一口气。

 

海岛上的地形并非是一马平川,光是韩文清平时跑步健身时路过的小山丘就有几个。这次,他是在其中一个小山丘的山腰找到的叶修。叶修见到他还貌似心情愉悦地跟他打了声招呼,然后走到山腰处一个带着铁栅栏的门边,回头问道:“班长,你说这里面是什么?”

 

韩文清对他的批评还没说出口,对方却先丢了个问题给他,他只好强忍着把语气转换了一番,硬邦邦地说:“是防空洞。”叶修听了伸手去拉门上挂着的锁,然后在两个人呆滞的表情中,门锁发出很轻的“啪”的一声,被叶修拉开了。

 

“你干什么!”韩文清急道,“别玩了,快回去!”叶修只是看看他,一躬身就钻进了门里。“来都来了,不看看里面的情况岂不是亏了?”他的声音从漆黑的洞里飘出来。

韩文清又往洞里看了一眼,觉得叶修再往里走自己就看不到他的影子了。他只好啧了一声,也跟了进去。

 

洞内的墙壁上依稀可以看到有人在上面涂鸦的文字,但文字的内容两人都不太能看懂。叶修左顾右盼地走在前面,韩文清举着手机走在后面。

阴冷的防空洞里比韩文清想象的要干净,地面虽然坑坑洼洼有些许积水,但意外地没有蜘蛛虫蛇的踪迹。头顶有架设过电线,只是没有电灯。

叶修走着走着突然道:“咦,这里有个拐角。”韩文清也紧走两步跟上去,看到拐角处的地面微微向下凹陷,形成一个方形的坑。“看来这里面也没什么东西,”叶修回头笑道,“倒是个避暑的好地方……”

 

他的话还没说完,拐角另一边就传来了成千上万的振翅声和高频的吱吱声。叶修吓了一跳,大叫了一声快跑就跳起来往回跑,跑的时候还不忘拉着韩文清。防空洞深处的东西没有追出来,跑到洞口的时候叶修已经喘的不行,一手扶着自己的膝盖,一手还拉着韩文清的袖子。

 

韩文清第一次觉得眼前这个人有点好笑:“就你这点胆子和体力,还敢进防空洞探险?”

叶修好不容易喘匀一口气,含混道:“那不是有你吗。我觉得你跟在我后面,我特有安全感……你看到那是什么东西了吗?”

韩文清看着叶修后颈处缓缓流下的一滴汗水,他白净的皮肤此时有点发红,衬的那滴汗几乎折射出了柔和的粉色光亮。

 

“……大概是蝙蝠吧。”韩文清敷衍地说。

叶修一愣,然后大笑起来。韩文清自从认识他以后还是第一次见他这样开怀大笑,表情也跟着变得渐渐少了点棱角,多了点说不清道不明的意味。

 

 

04

自己对叶修的态度,早已不是最初那种单纯的看不顺眼了。韩文清很明白但却不能接受这个事实,所以他内心还是很烦恼。十八年来,他韩文清极少因为这种朦朦胧胧的事情而心思动摇,这次怎么就栽在了同为男性的叶修身上——他想不通,也不想浪费时间思考这种问题。

 

正儿八经的夏季已经逐渐形成规模,距离高考还有不到一个月的时间。也许是因为岛上的高中过于与世隔绝,韩文清觉得自己周围并没有所谓高考前的紧张气氛,同学们依然还是该学学,该玩玩,该翘课的翘课。

 

要说他自己身上唯一发生的一点变化,就是他开始晚上回家休息,过起了所谓的走读生活。他的父母自然希望自己的孩子能成为栋梁之才,因此才在繁忙的开店期间硬是挤出了时间照顾回家住的韩文清。

 

夜里十一点,韩文清在自己卧室安静地看书,父母都已经睡下。手机震动声从床上传来,他揉揉酸胀的脑袋打开手机,意外地看见一条来自叶修的短信。

韩文清从来没见过叶修用手机,也完全没想过对方会有自己的电话号码。“老韩救我,”短信里写着,“我被锁在宿舍楼外面了。”韩文清几乎是条件反射地皱起眉头,想象了叶修白天出去鬼混,一直混到晚上十点半宿舍楼锁门,然后可怜兮兮地蹲在门口给自己发短信的样子。

 

“夏天睡外面冻不死。”韩文清回了他一条短信,拿上自家钥匙出了门。

 

意外的,外面的天空并不如他所想是纯黑色的,而是一种很深的蓝色。那种蓝色里面还混了点灰,在靠近月亮的地方越变越浅,最后在月亮周围收成一个淡灰色的环。

天上有星星。

 

找到叶修的时候,他果然蹲在门口,手里拿着的手机屏幕上还在发出微光。韩文清把一件外套蒙头丢给他——五月的夏夜虽说冻不死人,但再怎么说也不如白天那么炎热。“老韩!”叶修扯下外套,声音里都带着笑:“你说你最后还是要来找我,干嘛嘴上不饶人呢。”

 

韩文清没看他,他只觉得论耍嘴皮子自己永远耍不过叶修,但论装深沉自己还可以和他一战。

 

05

夜晚,海浪声似乎显得比白天更大一些。海风倒是变小了不少,脚下的沙粒也不再干燥滚烫,反而带着一种黏黏的潮湿气,让人莫名感到一丝烦躁。小山丘上的虫鸣声高高低低地传来,和月光一起覆盖在沙滩上。韩文清总觉得这样的沙滩是自己不曾见过的,但他也只是沉默着。

 

午夜时分,和叶修两个人坐在沙滩上,这件事本身就足够让韩文清说不出话了。“还是晚上好。”叶修开口道,“不热,又安静。”韩文清瞥了他一眼,看到他从口袋里摸出一支烟点上,叼在嘴里。

“……那么怕热干嘛天天逃课。”话说出口反而像某种关心一样,这是韩文清所始料未及的。“这就是所谓的,”叶修吐出一口白雾,“少年人的迷茫。”韩文清几乎要从鼻子里哼出一声表示不屑:“没想到你嘴里还能吐出这种象牙。”

 

叶修弯起眼睛笑了笑,看着远处模糊的海浪拍击沙滩所留下的星星点点的泡沫。“其实老韩你也挺会开嘲讽的。”他想了想,“大概是我教得好。”韩文清回头看他把玩着手里的打火机,火光照耀下叶修的脸模糊又清晰,让他想起了那些数不清的、看不清面目的来岛上旅游的人,他们把这座岛当做一个“中转站”。

 

“你以后想做什么?”韩文清第一次心平气和地和叶修聊天,他内心几乎是惊讶地觉得,这比自己想象的要自然的多。叶修合上打火机,后者发出了清脆的响声。

 

“我想去我最感兴趣的领域,成为那个领域最强的人。”他微微低着头,没有诉说雄心壮志的慷慨激昂,也没有虚张声势般的手舞足蹈。他让韩文清觉得,眼前这个男人只是在陈述一个事实,一个再顺理成章不过的,只要是他就能实现的,未来。

“你呢?”叶修说。

“……继续帮我爸妈经营酒楼吧,”韩文清低沉地说,“我从小在岛上长大,自己有几斤几两,能不能和外面的人竞争,我自己最清楚。”

 

他没问叶修最感兴趣的到底是哪个领域,也没想过自己的未来里会有什么其他人,或者与什么其他人并肩而行。

 

“行了,老韩,”叶修又淡淡的笑了笑,“你看看今天晚上这些星星,说不定在哪颗星星上也存在着另一个你和另一个我,我们都以打游戏为生呢——”他拍了拍韩文清的脑袋:“别给自己太多限制了。”

 

韩文清沉默了一会儿,最后只是挤出了一句话。

“……一会儿去我家睡的时候再跟你算拍我脑袋的账。”

 

06

高考前一周发生了一件蹊跷事。

韩文清家的海鲜酒楼被勒令停业整改,而再开张的时间未定。岛上的住民都是他家的熟人,任谁也不能相信这是规矩老实的韩家夫妇能遇上的事。

显而易见的,这是受到了别有用心的人的陷害。

 

韩文清回家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自己父母紧锁的眉头在一瞬间打开,脸上挂上笑容的样子。韩妈妈甚至还从厨房拿出一盘冰好的水果放到他书桌前,满眼的期待和关心都流露出来。

 

翻开书,心情烦躁,一个字都看不下去。

 

从那时起,韩文清就暗自下决心也要成为一个出色的人,至少能减轻父母肩上的担子——这说的自然不是单纯的帮他们干活这么简单。他想到了叶修,他终于明白那个人并非什么都不在乎,而是习惯于把目标藏在心里。韩文清曾经不小心看到过叶修的私人笔记,他翘课到过的地方都被记录在上面,最后是一张完整的地图。

 

整个海岛的每个角落都被标记在图上,旁边还写着可能的规划方式,和韩文清一起去过的瞭望台、防空洞和海滩周围的字迹尤其多。

 

他不知道叶修未来到底想做什么,但是他自身的熊熊斗志从那一刻开始燃烧。如叶修所说的那样,未来并没有被限制在一座小岛上,而是非常广阔,广阔到和整个世界,和整个宇宙一样大。

 

“明天翘课吧?”韩文清用力按着手机按键给叶修发短信,不知道的还以为他跟手机有多大仇似的。

“老韩同志怎么也学坏了?我不收学费真亏了啊。”叶修的回信很快传回来。

 

等到他意识到的时候,韩文清发现自己在笑。

 

自己大晚上的不学习给自己的烦恼源泉发短信,发完之后还觉得心情变好了很多,这是种什么情况,他一秒钟也不愿意去想。

 

07

靠近海滩的一侧有部分海水被圈起来作为水产品养殖基地,在海岛上是常见的事。

第二天,韩文清带着叶修来到基地的周边,叶修战战兢兢地走在石桥上,生怕一个不小心掉进水里。

 

这里的海风很大,吹得水面上的浮标上下攒动,周围时不时飘过一从海菜。叶修觉得这实在算不上什么翘课的好去处,顺着石桥回到岸上就不打算再往深处走了。“快起来,”韩文清催促道,“里面还有个小房子。”

 

叶修只好拍着屁股爬起来,懒散道:“我去过那里一次,只到门口,那里不是看守基地的人住的房子吗?”“那里面也有鱼苗,”韩文清简短地说,“我家和别人家一起养的。”

 

走到小房子门口,韩文清拿出钥匙开了门,两人走了进去。一进门,两个人都陷入了完全的黑暗之中。“饲养这种鱼苗需要绝对避光,”韩文清解释道,“所以这里面很黑,也不能开手电筒。”叶修正满脑子问号地想那你带我来看什么,却感觉被韩文清大力抓住了手腕。

 

“……叶修,”韩文清的声音不像往常那么坚定,“我觉得,我喜欢你。”

“我没法说出‘你想去哪里我都陪你’那么不靠谱的话,”

“我只是觉得我们都能在各自的领域成为最好的。”

一片黑暗中他看不见叶修的反应,当然也看不见叶修慢慢从耳根红起来的脸。

“都是男的拉拉扯扯的干嘛呢,”叶修这么说,却站着没动,任由韩文清抓着自己。

 

静谧的绝对黑暗的空间仿佛从整个世界脱离出去,两人只觉得对方近在咫尺又远在天边,直到韩文清慢慢靠近叶修,他们才互相听到了对方擂鼓般的心跳。

 

轻轻印下一个吻,在叶修嘴角的位置。

 

这个吻不符合韩文清平时自带霸气的作风,陷入爱情好像让他变得和无数少年人一样,变得平凡,又只在叶修面前分外的不平凡。

 

“说好了,”叶修吸了一口气,“在各自的领域成为最好的。”

 

-END-


鱼苗:mmp

评论 ( 1 )
热度 ( 29 )

© 影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