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舟

大漠孤烟直不直

【韩叶】未满

又名乡村爱情圆舞曲

体育老师韩x钢琴手叶


01

一场骤雨之后,夏天到了。

树叶在一夜之间镀上了光泽。樱桃花落,硕果压枝,迎面吹来的风中都带上了灼人的热度。村里的午后格外安逸,蝉在令人昏昏欲睡的阳光中懒洋洋的发出嗡鸣。

叶修半躺在二层小木屋门口的躺椅上,脚边放着半块西瓜、一堆冰棍,他本人却在半眯着眼睛吞云吐雾。从小木屋沿着河边往远处看过去,因为热度而氤氲的空气被什么人隐隐约约的拨开,有一些黑乎乎的影子正朝小木屋跑过来。

 

小孩子嬉闹的声音率先传过来,然后才是几十条小短腿,再然后是一个穿着黑红相间的运动服的人。叶修笑嘻嘻的抬起眼睛:“韩老师,这么热的天也要上体育课?”韩文清看了他一眼,弯腰捞起那半块西瓜咬了一口:“这就觉得热了?真到热的时候我看你怎么办。”

长相略显严肃的男人大概是因为得到了西瓜的滋润,眉头稍微舒展开来。他对孩子们一招手,那些小学生就像一群小饿狼一样扑向叶修脚边的冰棍。

 

跑在最后的小胖子哭丧着脸:“叶叔,你为啥就不能多买点儿?每次都是我抢不着。”叶修毫不留情的伸手弹了小胖子的脑门一下:“胖儿啊,那你给我说说为什么每次你们都可着我一个人的冰棍吃?那小卖部里的冰棍可不用抢。”小胖子醍醐灌顶的看着韩文清:“韩老师,我们为什么不去小……”

 

原本专心致志盯着叶修手指的韩文清的脸又黑了一个色度,“就你话多。”他冲小胖子皱着眉:“吃你叶叔的冰棍不要钱。”叶修听了疯狂大笑,烟灰掉了一地。“老韩你真是幽默又机智,”他喘着气断断续续的说,“我要把你这句话记我破本子上。”

韩文清的表情一如既往的严肃,又对孩子们一招手,一群小短腿和被夹在小短腿中间而显得特别长的一双大长腿就像来的时候一样呼啸而去。

 

02

叶修的破本子上除了7月17日老韩开玩笑了之类的日记之外,还写着很多鬼画符一样的音符。韩文清在认识叶修之前一直以为作曲是一件神秘又神圣的事情,作曲家都是坐在窗明几净的洋房里,一边优雅的喝着下午茶一边拿着鹅毛笔刷刷的写着曲子。

好吧,拿着鹅毛笔是有点夸张,但怎么也不应该是叶修这样每天恨不得团在椅子上,想起来了就往本子上写两笔,写的时候还抽着烟,本子还很破。“这本子能体现出我是一个特专情、特念旧的人。”叶修深沉的说。“屁。”韩文清简单的回答。

 

夏天似乎有一种天然的让人心情愉悦的力量,花果的香气弥漫到人们的鼻子里,让再不爱说话的人都想和自己身边的人聊上两句。

自从小学开始放暑假之后,韩文清就常常往叶修的小木屋里跑。毕竟村子里就那么一条可以绕着跑的平路,这条路的路边有树荫,有小河,唯一碍眼的就是那个小木屋了,韩文清补充说。

 

03

叶修搬到村里来的时候还是冬天,韩文清还记得那天久违的飘起了雪花,雪花飘飘摇摇的落在叶修竖起的大衣领子上的时候,他脸上的表情让韩文清突然觉得有点不是滋味,那种好像在思考着什么又好像什么都没想的表情,一下子就莫名其妙的印在了以严肃闻名村内外的体育韩老师的心里。

搬行李的时候韩文清和另外几个精壮汉子一起给叶修搭了把手,等他们上到小木屋的二楼,把蒙在那个大件行李上罩布掀开的时候,韩文清才认出那是一架钢琴。钢琴漂亮的黑色漆面上泛着柔和的光,让村里跟来看热闹的人看直了眼睛。

 

跟在大人屁股后面的小胖子回家之后把羽绒服豪迈的一脱,闭着眼睛扯着嗓子就对他妈喊:“妈!咱村来了个钢琴家!”

 

第二天全村都知道了,村里来了个不得了的大人物。

在叶修家帮忙的韩文清无奈的叹口气,拍拍叶修的肩膀:“村里人爱闹,但也没恶意,你别往心里去。以后要是有事……”他犹豫了一下,“你可以找我。”正在一堆行李里不知道翻什么的叶修笑了笑,正人君子一样的向韩文清道了谢,只是当时的韩文清还不知道,这句话给日后的自己添了多少麻烦罢了。

 

04

“老韩!帮我买烟!”

“老韩!泡面没有了!”

“老韩!我……”

“懒死你吧!”韩文清暴喝。

 

叶修趴在二楼的栏杆后面与楼下的韩文清对峙:“韩老师好讲信用,当初说有事找他的人到底哪儿去了?”韩文清索性不和他多说,只抬腿进了屋,又轻车熟路的上了二楼,双手插兜的站在叶修身后摆造型。“怎么?”叶修回过头来,“说不过就要打啊?”韩文清嗤笑一声:“三个你都不够我打的。”他转过身,“过来,给你做打卤面吃。”

叶修敢于与恶势力斗争的嚣张气焰顿时矮了一截儿。

 

香喷喷的打卤面下肚,再喝一杯解暑用的绿豆汤。叶修满足的咂咂嘴,让韩文清觉得他活像一只刚偷了鱼的狐狸。

韩文清的本意是想看看叶狐狸有没有在屋里藏烟,却冷不丁的一眼扫到房间角落里的钢琴。他忍不住开口问道:“你真的会弹钢琴?”吃饱喝足的叶修沉默了一会儿,懒得看他,指了指钢琴的方向:“你这么感兴趣啊?感兴趣就自己去玩玩吧。”

韩文清不感兴趣,但还是皱着眉走过去打开钢琴盖子,犹豫了一会儿,用一指禅在琴键上胡乱戳了几下。他觉得自己没怎么使劲,还是弄得琴音震天响。“我对音乐没天赋……”他转过身对叶修说,却意外的看见对方的眼睛里好像闪着小小的火焰。

 

个没骨头一样的懒鬼,居然也会露出这种眼神?韩文清想。

 

05

小胖子学孙悟空把自己挂在一棵桃树上,把桃树的树枝压的苦不堪言。

“韩老师,叶叔说他来我们这是来找‘灵感’的,到底啥是‘灵感’?”他大头朝下的问韩文清。韩文清只看了一眼小胖子通红的圆脸就忍不住转过头去:“灵感就是用来写曲子的东西。”他一本正经的说。

 

“那他找到灵感之后是不是就要走了?”小胖子满面愁容,“走到张家村……不,可能是李家村那么远的地方,那地方太远啦,我再想吃免费冰棍可找不到……”韩文清无奈的摇摇头想把小胖子絮絮叨叨的魔音从耳朵里甩出去,但他发现有句话就像在他脑子里扎根了一样,怎么甩也甩不掉。

 

“他找到灵感之后就要走啦!”

 

不是去张家村,也不是去李家村,他会回到城市里,回到他原本应该生活的环境里,也许还会回到属于他的那个舞台上,在万众瞩目的聚光灯下,眼睛里闪着那种韩文清没见过的光。

 

韩文清突然觉得很想见叶修,一刻也等不及了。

 

天色已经擦黑,倦鸟归巢,蝉鸣渐弱,跑在河边小路上的韩文清皱着眉,仿佛在懊恼自己的幼稚。

 

06

夏天的暴雨不讲道理,说下就下。

走到小木屋门外的韩文清浑身湿透,像一只陷入窘境的老虎一样散发着一种迷之气场。他听见雷雨声中还隐约混着某种熟悉的声音,那声音像雨水一样流淌,像雨后的空气一样清晰。

 

那是钢琴的声音。

 

大门没锁,韩文清没有迟疑,直接走上了二楼。叶修坐在钢琴前,没有开灯。他的脚下散落着几张写满了字的纸,流水般的美妙曲子填满了整个屋子。闪电从天边疾驰到窗边,像闪光灯一样照亮了叶修的侧脸。

 

韩文清还站在原地,他不懂音乐的调式或者节奏,但他知道什么样的曲子能触动人心。钢琴曲的音调巧妙一转,进入了一个分外柔和的部分。韩文清专注的听了半晌,猛地上前一步:“这是……?”

 

叶修明显被他吓了一跳,手下有两个音走了调。

 

“这不会是我那天……”韩文清惊道,剩下的话他自己都不好意思说出口。叶修笑起来,“是啊,这就是根据你那天乱戳的几个音写出来的。”

韩文清觉得自己心里乱七八糟的,他想说话但又不想破坏那支曲子的意境,最后只露出了一个张口结舌的表情。叶修找到了,他想,小胖子贱兮兮的声音又在他耳边响起来。

 

“他就要走啦!”

 

07

叶修的曲子弹完了,房间里突然变得前所未有的安静。

“很好听。”韩文清边说边上前把叶修仍在地上的谱子捡起来。他的语气又变得和平常一样干脆利落,在淅淅沥沥的雨声中显得格外坚定。叶修抓紧一切时间点烟,红色的火光在昏暗的房间里明明灭灭。

 

严肃的体育老师眯起眼睛低头看着手里的谱子,上面的音符还是那么鬼画符,让人没法把它和那支曲子联系到一起。

“我说老韩啊,这下着大雨你突然跑来干什么?”叶修的声音把韩文清的思想拉回了现实。韩文清一下子被问住了,只好皱起眉:“没什么。来看看你,别忘记关窗被大雨淹死。”

 

叶修失笑,也没再多问。

 

“没想到你还……”韩文清斟酌着,“有这么正经的一面。”叶修莫名的看了他一眼,叹了口气:“老韩啊,我从来都是一个正经人,只是正经的比较另类而已。”韩文清发挥失常,只是骂了他一句狡辩之后就哑火了。

 

窗外的雨声不知道什么时候停了。

韩文清脱下自己湿透了的外套,没话找话:“你这曲子叫什么名字?”叶修歪了歪头,铁树开花一样的站起身来帮韩文清把衣服收起来,“没想呢还。我很喜欢这里的夏天,所以名字大概和夏天有关吧。”

 

韩文清点点头,他终于觉得实在没什么可说的了。叶修当然不是属于这里的,不管他心里如何悸动,他都不会属于这里。

当然,韩文清想,叶修也不会属于他。

 

当韩文清从二楼下来,走到门口的时候,却被叶修叫住了。

 

叶修还是一副没骨头一样的靠在门边,“老韩,我有句话想跟你说。”

 

“关于那个曲子的名字啊……我刚才想好了。”

韩文清回过头来看着他,心里那些乱七八糟的想法神奇的消失了。

 

“那首曲子,就叫《夏夜告白》。”

 

08

又是一个炎热的午后,小胖子终于吃上了冰棍。

 

“叶叔,”小胖子口齿不清的说,“我们这么吃会不会把你给吃穷啦?”

 

叶修又弹了弹他的脑门:“你这小胖儿怎么还没长进啊,现在可不是我给你们买冰棍了。”小胖子笑嘻嘻的看看站在叶修身边的韩文清,“那韩老师,你要一直帮叶叔给我们买冰棍?买到啥时候啊!”

 

韩文清威严仍在的瞥了小胖子一眼。

“买到你娶媳妇,你和你媳妇生孩子之后就得你自己负责给你孩子买了。”

 

小胖子瞪大了眼睛,从桃树上一跟头摔下来。

“丢死人啦!”

 

 

 

END

我就想写点夏天气息的东西,嘻嘻

就当520贺和生贺吧(x



评论 ( 12 )
热度 ( 61 )

© 影舟 | Powered by LOFTER